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

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

2016年12月文史生活札誌

送舊歲月,迎新生年,自是百感交集。
人生得失,本無常,畢竟歲月痕跡會留下什麼?全不在預料之中。
二0一六年,我工作量不少,以「散工」維生,沒有入不敷出的現象足堪告慰,七十餘老人仍有錢賺,青貧族必然羨慕。
我已逐漸放棄「收藏」,一來收入不足再花費於癖好,二來愈積愈多的收藏品,不知如何處理?但是為滿足蒐藏之願,仍「省吃儉用」,不惜「縮衣」買了少許「高檔貨」。
得,收入讓我生活無慮,自然知足。
失,一年來丟了幾個「職位」,不過都是無給的「名譽職」,因此沒有影響「職務」。
台北市文獻委員會的改組,使我「副主任委員」的十九年頭銜,因此被黜。雖改聘文獻館委員,仍是「換湯不換藥」的虛職。
多年保安宮董事、保生文化基金會董事的職位,今年改選意料中落敗,一向不參加宗教活動的我,落得輕鬆。
檢討得失,不是檢驗成敗;路是自己走出來的,歲月是自己過的,一切如煙雲,冷暖自知。


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

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