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

五年前,我以「告別六九,邁進古稀」短文,為自己「古來稀」之齡,留下告白。
而後,叫我「阿伯」的少男、少女愈來愈多,他們目測下,都知我不是大叔了,年紀高過他們的父母親。
我有點不服氣,不是不服老,乃是有諸多理由,說出:「不,不,不」。
不願被人視為老,因為很多年輕人的腳力、腳程,不及我,每回,我導覽「大稻埕逍遙遊」,就可明證,四個鐘頭走讀,我不累不倦。
不肯被人視為老,怕的是有人會誤以為我老得走不動,講不來,而不找我「工作」。而喪失了「打工」的機會。
不能被人視為老,因為還有許多的「未竟志業」,尚未完成,有生之年,如不完全許下的計劃,也不瞑目。
七十有五,多數人早退休含飴弄孫了。頤養天年的老景,但能達到此願能有幾人?我僥倖不淪為「下流老人」,託天之福,拜人之賜。
「不知老之將至」,多是心理建設,但老化現象是自然法則,擋不了的。重老之年,沒有年金,沒有保險,「四工生活」-長工、散工、志工、憨工,一路走來,誰能不說我是「上流老人」!
老來稀,不足誇,老來喜,始是七十五壽辰的心願。


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

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

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

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

文史生活札誌2017年3月

閱報,是常年來的習慣,閱讀晨間新聞,一如早餐,對我而言,不可或缺。
訂報,超過了好幾十年了,送報生的辛勞,我由衷感謝,他將新聞送進了家,讓我輕鬆掌握「新知」。
而今,我決定不再繼續訂報了,派報公司打了十餘通電話,祭出了多項選擇的優惠,希望留住我這位老訂戶;有送小家電、報費打折、送其他刊物等「好康」(利多),我都不為所動,心意已決,不再月付、年付;每天原本得到送報生的服務,也因此成了回憶。
我對報紙的依賴,依然如昔,每天必買一份報紙回家,不過,不必再閱讀單一報社報紙,而有多方選擇,挑選成了權力,強調一下,我從不買「蘋果日報」,因為張數太多,不是廣告,就是我不想知道的「小道消息」太多了。
面對目前的報紙,詳已不再是目的,有時翻閱時,僅是瞄大標題而已。
說句實話,時尚、娛樂、消費版面,有時連看都懶,整張就抽出進了回收桶。
我懷念以前的報紙,副刊和文化、藝術版、還有寶鳥版、鄉情版、開卷、讀書人、文化點線面……等版面,都是我愛不釋手的讀物,而且我也曾是這些人文版面的專欄作家,報導人物。
也許是現代年輕人的「認知」有別,輕挑的「輕知識」,成了今日報紙報導主流,追星、逐利、趕時髦,讓報紙的正面報導和應擔負的社會責任,已經逐漸淡化,如果報人認為年輕人才是購報對象,悲哉!
我曾「仿古」,以前顧憲成「東書院」對聯,異動了幾字,寫了此對聯,可能是對今日亂象,有感而發:
風聲、雨聲、市井聲,聲聲刺耳;
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事事操心。

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57

滿足,要達標的話,就得先將「不滿足」的心理先排除,而後追求一個成就感。

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56

知足,容易有滿足感;因為沒有需求太多、太高;知足常樂,即是此理。

偶思錄255

「將就」,是會有些委曲感;不過接受之後,就得全力以赴,不能「將就了事」。

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54

想要的,不能千方百計去求到,一心一意想爭取,畢竟「想要的」,有些是不切實際的需求。

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53

決策決定之後,決心執行,勝算自大,如果再三心兩意,決勝必不可期。

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

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

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

2017年2月文史生活札誌

「時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」我在「文少年代」,己用如此詞句,代替了「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」來形容時光飛逝。
其實,人亦容易將時光拋,果實季節的繽紛色彩,年年如是,但是人在季節的感受,只是冷暖,何況年序人生,可能僅有「黑、白」,沒有彩色,人和萬物的「時間感」,是有不同的。
年節過了,感覺不只「過年」,而是過日子,這是年長的通病,難怪說「囝仔愛過年,大人愛趁(賺)錢。」找到小確幸,可能是老「大人」的新年新希望。
我這個銀髮族中的長者,髮絲仍能白中帶黑,體能尚佳,算是幸運,不過一如冷暖人生中,有「小確幸」,不是易事。
今年年節,竟有三個「好手氣」帶來小確幸,令我有「不虛過年」之感。
「人無橫財不富」,我對橫財,興趣缺缺。所以不會做投資,不願買彩券,連對統一發票都懶得對獎,然而年節時連中三元;一是女兒送的刮刮樂,刮出三百元,仁濟院新春餐聚玩賓果遊戲,所送的大家樂彩券,中了三個號碼,獎金一千元,還有網路發票,財政部通知中了末獎二百元。外之財,雖然微小,但多點小確幸,知足常樂,不亦樂乎?

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50

安分守己,不止是不做非分、非法的事,也能在避免越矩背規的行為下,堅守原則。

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

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

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

2017年元月文史生活札誌

一元復如,萬象更新。這是學生時代,「新年新希望」作文,起頭必用的成語。
復始新的一年,萬象之中,未必全然沒有舊年的陰影,去年選出的代表性漢字是,今年能否苦盡甘來,平心而論,並不盡然,因為需面臨更不確定的世局,以及不穩定的國勢。
更新的一年,世事變幻,實難預料,不僅世局難握,台灣政局更是變化多端。
更新的一年,當然是期待更好的一年;萬象更好;天佑台灣,天佑世界。
雄雞一啼天下白,我如果也要從俗,許個新年新願望,就以一切如常做小希求,求小確幸,未來一年,工作量如舊,我雖老矣!但無需問我尚能飯否?」,以我的體力腦力還能打工,演講導覽都可勝任;丁酉雞年,文史日誌,不要留白太多。

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

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

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

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

2016年12月文史生活札誌

送舊歲月,迎新生年,自是百感交集。
人生得失,本無常,畢竟歲月痕跡會留下什麼?全不在預料之中。
二0一六年,我工作量不少,以「散工」維生,沒有入不敷出的現象足堪告慰,七十餘老人仍有錢賺,青貧族必然羨慕。
我已逐漸放棄「收藏」,一來收入不足再花費於癖好,二來愈積愈多的收藏品,不知如何處理?但是為滿足蒐藏之願,仍「省吃儉用」,不惜「縮衣」買了少許「高檔貨」。
得,收入讓我生活無慮,自然知足。
失,一年來丟了幾個「職位」,不過都是無給的「名譽職」,因此沒有影響「職務」。
台北市文獻委員會的改組,使我「副主任委員」的十九年頭銜,因此被黜。雖改聘文獻館委員,仍是「換湯不換藥」的虛職。
多年保安宮董事、保生文化基金會董事的職位,今年改選意料中落敗,一向不參加宗教活動的我,落得輕鬆。
檢討得失,不是檢驗成敗;路是自己走出來的,歲月是自己過的,一切如煙雲,冷暖自知。


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

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