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

2016年10月文史生活札誌

「白晝之夜」,台北夜未央,成了「不夜之城」;我參予此活動,十分鐘走人,絕不是媒體所說「萬人空巷」中的一分子。
十月一日,「好呀!大家都不要睡」,是號稱「全球接力跨夜藝術活動」,台北市以「洲第二個城市」跟全球接軌。
我原對此活動,興趣缺缺,當主辦單位邀我為貴賓,我不僅意興闌珊,當下表示不做「夜貓子」,畢竟我不是年輕人,不跟他們同流合污,伴著秋月不眠。
之夜,第二天,經濟部能源局公布「新節電運動政策」,冀求以多方向的省電措施,來面臨未來的能源短缺挑戰。
當然,一夜光亮的台北市,能浪費多少能源?我想決定辦理「白之夜」的長官,自然是評估所耗用電力,不足「計較」,但是對多年來,推行的一小時「關燈」運動(有人建議推廣二十四小時不開燈)的節能省電環保團體,無異是打臉。
當晚,十九點整,我在永樂廣場上了台,做了短暫的講話;我所奉獻的無價十分鐘,是對大稻埕的回饋,在場的人,能多一層了解稻江人文故事,比做一晚的「暗光鳥」()有意義多了。
「一瞑不睏,若親像暗光鳥。」
「一瞑不睏,若肖貓。」
老祖宗的「話中有話」,我十分的講話中,還問台下俗諺的鳥類是啥?當場有位小女生搶著說:「暗光鳥是貓頭鷹」,天呀!「失語病」和「失憶症」(歷史記憶)的後生晚輩,一夜不睡後,請醒醒吧!



偶思錄234

望斷天涯,仍有歸處。

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33

看透人生,往往是對生命一種負面觀感,以為人生不過如此;但是「看破人生」時,就會覺得生命正因為如此,所以可有正面檢驗。

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32

驀然回首,燈火闌珊處」,何止是驚鴻一瞥,可能會有永生永世難忘的畫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