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

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

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

「大稻埕千秋街店屋」六週年聚會

敬邀
市定古蹟「大稻埕千秋街店屋」六週年了。
古蹟活化的「莊協發港町文史講亭」辦過多次講座,也舉行三場令人懷思的音樂會。
今年,沒有特別活動,只邀約參加「我來講古,你來對話」的聚會,所以這是一場沒有主題的「講座」。
無論你是否參加過我導覽的「大稻埕逍遙遊」。
或者你聽過我的演講。
還是你看過我的著作。
甚而你在親朋好友的談話中,提到了我。
我想邀約你們在十月十六日(星期日),一起相約來這棟不滿百歲的古蹟,承載百年記憶的「有竹管的紅磚屋」,共同談論古今,追尋未來,為港町留下永恆記憶!
莊永明敬邀
時間:二0一六年十月十六日(星期日)下午二時三十分
地點:大稻埕千秋街店屋(台北市西寧北路8616號;即貴德街53號)
(因座位有限,不得不預約報名,請在「莊永明書坊」網站留名,報名後不能爽約,「允人較慘欠人」,記得老祖宗之言。)

文史生活札誌2016年8月

我是「長銷書」的作者,而非暢銷書的寫手。
其實,我的著作,雖都不在銷售排行榜內,但是破萬本的實績,也有近二十來本。
我在五十四歲從職場退休,原不在人生規劃,但公司總總不合理的要求和壓力,令我不得不遞辭呈。
Boss說:「我們是勞心者,非勞力者,所以不加勞保。」而另定一種所謂「養老基金」的不合理「資遣」辦法,所以我是在「無勞保」下離開職場。
不少同仁有未甘,向大同公司提告,獲了百萬或數十萬的「和解金」,我基於「好聚好散」下,辭得乾脆,不做求償。
當時,想法天真,認為我只要有著作在書市上販售,每季如有一本書再版,所得版稅即可支應生活費,退休金算什麼?
而今,文字生命已漸虛弱,紙本市場也趨冷淡,我的六十餘本堪稱「第二生命」的著作,也被從書局書架取下,大都以「絕版」結束了「生命力」近幾年來,每半年收到的版稅,微乎其微,已是連買資料的錢,都不夠了。
我的寫作,不是憑空撰述,而是需要成本的,買資料,做田調,費時、費錢,費力,多數人難以理解其中苦楚。
五日,台灣圖書館的演講,「結尾」時,我說:「很榮幸有機會在此做第二次演說,前一次,是以「台灣歌謠—我聽、我唱、我寫」題;各位朋友,我是一個從不進圖書館找資料、閱覽的人,所以說似乎不為做學問進圖書館;奧地利有位作家,我忘了他的大名,他有句很有意思的話說:我不是在咖啡店的路上,就是在咖啡店裏。意思是說,咖啡店是他敘友、談天、寫作、沉思的地方;我無此雅興,既不去圖書館,也很少泡咖啡店,總之,我非學者專家,找資料、作口述,只從民間著手。總之,我是振翼飛翔的孤鳥,各位如有興趣,找<活!該如此>一讀,即窺我的異樣人生。」
七十回憶錄<活!該如此>,上市一年,賣不到二千本,是讀者對讀我一生,興趣缺缺,還是已拋棄我這個不合時宜的老人?書賣得不好,是可惜、可嘆、可悲的事,自我反省外,還能怨嘆什麼?不過,回想「活!該如此」,頓時天寬地廣,自由自在。




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

2016年9月3日 星期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