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

2016年6月文史生活札誌

眾所周知,現在的年輕學子,作文與習字有每下愈況的現象。
用典不符、用詞不洽、用字不對,後生晚輩被人糾正,竟然不以為愧,反而會譏諷他們時下所流行的「火星文」,我們也聽不懂、看不知。
我對下一代、下下一代的課業,從來只是關心,而不苛求,只希望能夠成績「不落人後」而已,然而對她(他)們的作文與習字,則期許「不落時後」。
外孫國中畢業,考完升學會考後,知道自己在六萬餘名考生中,進榜千名之內,所以想在暑期中,暫停自修課業,可以勤練書寫。
買了鋼筆字帖送他,確實期待以後收到的生日卡或賀年卡,他的簽名,不再被我「碎碎唸」。
翻箱倒櫃下,找出了一張我的畫作,已經酥黃破毀的鋼筆作品,那是一九五九年所畫,當年正讀高一,十七歲的青春年少,少不更事,崇拜英雄豪傑,這張以岳飛滿江紅的仿作,雖然不登大雅,不過運筆有力,看起來還有模有樣,證實我的繪圖功力還可。
將升高中的孫兒,字帖練完後,能夠有我當年水準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

偶思錄218

做、不做,不取決於事情的難易,而是決定於所面臨的事情的好、壞。

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

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

偶思錄216

形象可以自己塑造,但是他人對自己的形象評估,才是真正的形象。

偶思錄215

自我感覺良好,容易陷入主觀,畢竟別人感覺的好不好?是「自我感覺」的標竿。

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

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